• <nav id="mwumm"></nav>
  • 經觀頭條 | 跨國公司新姿勢:從中國制造到為中國制造

    種昂2022-06-25 09:05

    經濟觀察報 記者 種昂 德國馬夸特集團正在猶豫,要不要將上海工廠的部分產線搬走。下游客戶已經在東南亞投資,并希望馬夸特做出同樣的選擇。

    德國馬夸特集團是全球領先的汽車機電、電子開關及系統以及電動工具等工業應用的制造商。上海工廠是其在中國的第一個工廠,1996年投建,是以電動工具、開關等產品為主的勞動密集型產線。不過馬夸特在中國要考慮的并非這一件事。兩個多月前,馬夸特宣布投資4000萬歐元在山東威海投建在中國的第三家工廠。這家工廠將德國最新研發出的新能源汽車所使用的電子管理系統,其已經獲得了奧迪一汽新能源汽車長春基地的相關訂單。

    德國馬夸特集團在中國市場一共有三筆主要的投資,時間跨度達25年。這個德國“隱形冠軍”的經歷幾乎可以看作跨國公司在華投資營商的一個縮影。

    跨國公司是全球化的推動者、參與者,也是獲益者。它們有著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悠久歷史,積累了大量的資本、技術、人才資源,它們把一條完整的產業鏈拆分架設在全球不同的區域,以期憑借各自的比較優勢,獲得最低的成本、最高的利潤。

    二十年前,在全球產業大遷徙中,中國最初憑借原料、人工等要素成本低廉的優勢一躍而起,逐漸獲得了“世界工廠”的地位——馬夸特和諸多的跨國公司正是在那個時候來到了中國。如今,受中國勞動力成本上升、市場競爭加劇、貿易保護主義抬頭、中美貿易摩擦、新冠肺炎疫情沖擊等多重因素影響,跨國公司“回流”或“搬遷”成為市場關注的熱詞。當新冠肺炎疫情已經第三年,在華跨國公司有著怎樣的考量,又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這使得山東省青島市一時成為焦點。2022年6月19日,第三屆跨國公司領導人峰會在這里召開,跨國公司全球和中國區總裁級參會者有400多人。他們有的高調宣布深耕中國、追加投資,有的希望進一步尋求合作機會,有的前來探聽政策風向、行業的動向,還有的希望能向政府提出企業的心聲與建議……

    跨國公司領導人此行目的各有不同,但絕大多數都有這樣的共識——中國對于跨國公司的吸引力正在轉變——從低端制造到中高端制造,從低成本的生產基地到龐大的市場規模。順應這種變化,跨國公司也在改變。和過去相比,他們的新姿勢更值得關切。

    三個外資工廠背后的選擇

    “馬夸特在華投建第一家工廠是在1996年。當時,下游客戶進入到剛剛興起的中國市場,馬夸特也在考慮應該如何為客戶配套。”馬夸特開關(威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馬夸特威海公司”)總經理貝特霍爾德·阿倫茨回憶。馬夸特總部在德國,但制造成本較高。它在美國有工廠,但從美國出口到中國,不僅運輸成本高、且交付周期過長。最終出于就近市場、降低成本的考慮,馬夸特決定跟隨下游客戶一同進入中國。

    德國馬夸特集團是全球領先的汽車機電、電子開關及系統以及電動工具等工業應用的制造商,是歐洲最大的電動開關專業制造商。1990年代,企業的主要產品是電動工具、電子開關,屬于勞動密集型產業。

    第一次赴華投資,馬夸特重點關注的是中國在工人、土地、原材料等要素是否具有價格優勢。經過一番考察,1996年,這家德國“隱形冠軍”在上海投建了第一家工廠,為中國乃至亞洲市場提供電動工具、開關產品。

    后來,德國馬夸特開始轉型升級,轉向高技術含量、高附加值的汽車電子類產品,研發出汽車駕駛授權系統。“受益于汽車市場的增長,2014年馬夸特市場訂單暴增,上海第一家工廠的物理空間很快就無法滿足產量激增的需求。馬夸特開始醞釀擴產、建設第二家新工廠。”貝特霍爾德·阿倫茨說道。

    最初,馬夸特并不確定新工廠的選址何處。由于上馬的是更為高端的汽車配套項目,投資選址已不僅僅關乎土地、原料、人力等制造成本問題。讓馬夸特更看重的是,生產高附加值產品所需的大量中高端技術人才的需求如何滿足。

    貝特霍爾德·阿倫茨解釋道,馬夸特有一個傳統,對人才資源特別看重。投建一個項目,首先就考慮人才從哪里來,如何留得住。后期更是會對人才培訓投入大量精力。在企業看來,人才流失率是非常重要的經營指標,只有保證人才的穩定性,才能保證企業經營的健康、可持續。

    于是,馬夸特在包括中國、越南、印度等東南亞國家在內的全球33個國家進行初步篩選。中國汽車產業鏈完善、中高端技術人才資源充足,尤其是中國有著龐大的汽車市場。這都是東南亞國家所不具備的。在綜合考量后,馬夸特總部最終拍板——第二個工廠落戶中國??紤]到為中國北方客戶配套、為日韓客戶配套等因素,具體選址在山東威海。

    2017年5月31日,投資4500萬歐元的威海馬夸特汽車電子系統和開關項目落戶山東。該項目于2019年4月正式投產運營。

    從1996年至今,馬夸特經歷了跨國公司在華不同的歷史時期。

    最初,跨國公司大多是借助中國制造成本優勢,“三來一補”,外銷出口。他們進入中國看重的首先是各種生產要素充足且成本低廉。隨著中國人口在學歷、技能等綜合素質上的提升,人工成本不斷升高,與東南亞國家相比,成本優勢早已不再。德勤發布的一份調研報告統計,自2005年以來的十年期間,中國的勞動力成本上升了5倍,比1995年上漲了15倍。同時,工資提升卻大幅增加了中國中等收入群體,在全球形成了龐大的購買力。中國的市場規模成為吸引外資的新優勢。相應地,中高端制造和產業配套能力,則取代了低成本優勢,成為外資權衡的重要因素。

    作為馬夸特海外高管,貝特霍爾德·阿倫茨能夠感受到中國市場越來越成為馬夸特做出重大決策的主導因素。

    馬夸特第三次做出在華投建新工廠的決策,是因為其剛剛獲得了長春大眾集團奧迪電動汽車新平臺項目,涵蓋新能源汽車解決方案、高度集成的智能系統、駕駛授權系統等,目標客戶包括保時捷、奔馳、奧迪等品牌。其中,奧迪全新一代高端電動汽車平臺電池管理系統產品是首次在華生產。

    根據乘聯會統計顯示,中國新能源汽車已經連續7年產銷第一,成為全球最大的市場。市場在中國、客戶在中國,馬夸特這筆投資少了選址的懸念。就在部分在華跨國公司將產線向東南亞轉移,跨國公司的去留引發社會各界激烈討論之時,馬夸特于2022年4月11日對外宣布,投資4000萬歐元在中國威海投建新的工廠,成為原有項目的二期工程,預計新工廠將在明年12月投產運營。

    對比這三家中國工廠,馬夸特上海工廠的部分勞動密集型產線的成本壓力越來越大。近期,上海工廠部分客戶已搬遷去了東南亞,客戶反過來勸說其跟隨轉移部分產線,以降低供貨價格。

    貝特霍爾德·阿倫茨指出,遷出的是處于產業價值鏈低端的生產線,新建的是處于產業價值鏈高端的新工廠。這是產業國際遷移的正?,F象,也是中國作為國際產業鏈一環的發展的必經之路。他認為,如今吸引馬夸特在華投資的是龐大的市場規模、中高端產品的制造能力以及完備的供應鏈體系。

    市場:吸引跨國投資的關鍵力量

    說起市場規模與中高端制造對于跨國公司的吸引力,西屋交通運輸集團中國區總裁崔垚有著切身的體會。

    美國西屋交通運輸集團是全球領先的軌道交通、客運及貨運領域設備、系統、數字化解決方案以及增值服務供應商。目前在中國擁有20家獨資與合資公司。“在中國,西屋交通約一半的公司是以市場為導向的,一半的公司以中高端生產制造為導向。近年來兩類公司都呈現出增長的態勢。”崔垚說,后者多是為了出口,成本自然是首選要素,工廠大多布局在東部沿海地區,是為了減少運輸成本;以市場為導向的公司,決定因素在于能否獲得訂單,多布局在長沙、大同等內陸地區,是為了貼近客戶、貼近市場,以本土化提升企業的綜合競爭力。

    中國對于西屋交通兩類公司有著不同的吸引力。從2005年開始,中國軌道交通經歷了“令人震撼”的跨越式發展,一躍成為全球最大的市場。崔垚預計,近年來中國市場規模始終在高位運行,未來仍將持續相當長的時間。

    一款簡單加工的商品,或許成本會受人員工資等單個指標的影響。在崔垚看來,由于行業復雜性,西屋交通每一種產品背后都包含著復雜的工藝、需要相當水平的技師、完備的供應鏈體系。核算成本更要看供應鏈、關稅、交貨期等綜合因素。目前中國制造業多年形成的綜合水平在全球仍極具競爭力。

    盡管市場與制造是兩個不同的環節,但一個國家產業鏈、供應鏈的形成需要依托于本國原有的市場規模,市場規模又會在多個維度影響產業鏈、供應鏈。只有需求多了,市場大了,才能培育豐富的科技人才、供應商體系;只有經過市場的充分洗禮,原料與零部件的價格才能具備國際競爭力。

    目前,西屋交通依托于中國市場在華投建的有的是全球性制造中心、有的是亞太區制造中心,每年業務量都在穩定增長。西屋交通在華有一個全球采購中心,其中僅為全球其他工廠采購原料、零部件,每年就有約2億多美元的采購量。即使中美關稅提高了25%后,在華采購量并未出現減少。崔垚認為,市場與制造上形成的優勢是相互疊加、相輔相成的。從長遠看,這構成了中國穩定發展的重要基石。

    2022年,阿斯利康全球執行副總裁、中國總裁王磊是第三次參加跨國公司領導人峰會。此次來青島,他的“身份完全不一樣了”。以前來青島是作客,如今阿斯利康已在青島投資,成了本地企業;以前王磊與青島官員是“朋友”,現在則是“合作伙伴”。

    阿斯利康是一家跨國藥企,全球總部位于英國劍橋,業務遍布世界130多個國家。自1993年進入中國以來,累計在中國投資超過10億美元。中國已經發展成為阿斯利康全球第二大市場。

    此次峰會上,阿斯利康與青島市政府正式簽署合作備忘錄,宣布在青島設立阿斯利康中國區域總部,成立以罕見病為主題的創新中心、生命科學創新園及產業基金。同時,阿斯利康還計劃在青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投資建設布地格福吸入氣霧劑生產供應基地。

    在王磊看來,中國14億人口,生活水平在提高,人均壽命在提高,各種疾病治療都在改進,中國本身就是全世界吸引力最大的市場。阿斯利康此次對青島的布局,包括全球領先的生產供應基地和最先進的技術平臺等,這主要是看重山東是中國一個重要市場,有著上億人口和巨大的醫學需求。

    中國市場吸引著跨國公司投建工廠,隨之而來的大量招工、供應商的入駐,又推動著中國產業鏈、供應鏈的崛起。

    王磊說道,阿斯利康依托中國市場積累形成的工廠產量已出口到80多個國家,制造成本顯著低于國外。如果中國工廠能夠承載全球市場所需產量,就能進一步發揮規模效應降低成本,提升競爭力。這些均是東南亞國家所無法實現的。

    2022年6月20日,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發布的《跨國公司在中國》報告中稱,中國龐大的市場需求成為吸引跨國公司投資布局的關鍵力量。中國的市場、各種優惠政策吸引了眾多的跨國公司到中國投資,使中國成為全球生產網絡和供應鏈的集中地之一。同時,中國的超大規模市場和消費潛力也是激發全球供應鏈活力的重要引擎。

    為中國市場而改變

    在第三屆跨國公司領導人峰會上,多位跨國公司領導人向經濟觀察報傳達了這樣一個共識——過去20多年來,盡管勞動力成本上升,失去了部分低端制造的競爭力,但中等收入群體的興起,讓中國進一步拓展了增量空間。眼下,中國對于跨國公司的吸引力,正在由制造環節向市場環節轉變。

    麥肯錫發布一份名為《全球價值鏈的風險、彈性和再平衡》報告中指出,“更多的生產正在靠近主要的消費市場,而中國日益增長的中等收入群體將持續吸引全球跨國公司在中國深度布局。”

    眼下,中國所產生的這一變化,正推動著跨國公司做出如出一轍的改變。

    摩根大通銀行(中國)有限公司自1921年開始在華開展業務,為眾多跨國公司客戶提供廣泛的金融服務。通過與跨國公司多方交流,摩根大通上海分行行長余冰發現,為了抓住中國的市場機會,越來越多跨國公司開始在中國密集設立研發中心。

    德國費斯托集團是自動化技術和技術培訓領域的全球領先企業,19世紀80年代進入中國。該公司大中華業務區運營副總裁姜作林表示,為了能與市場緊密結合,加強本土化發展,兩年前費斯托在濟南生產基地增設了研發中心。這是其在中國最大的生產基地,未來將在中國形成“研產銷一體化”格局。目前費斯托在華有上百名研發人員,未來這一數字還將增長一倍以上。

    此次,阿斯利康在青島投建生產供應基地同時,同樣把技術平臺、創新中心一并寫入了項目建設規劃;霍尼韋爾在2020年5月和2021年11月先后在武漢、西安針對智能建筑成立了運營及研發中心,又在2022年初,在天津成立了過程控制運營中心和創新研發中心;2021年施耐德電氣公司數字產業示范園落戶北京亦莊,并建成北京、上海、深圳、西安四大研發中心;2022年5月8日,歐萊雅在華設立首家投資有限公司,按其定位,中國正在成為“開放式創新”的靈感策源地之一,歐萊雅中國將成為其全球三大美妝科技中心之一……

    這種新變化在過去是難以想象的。正如馬夸特威海公司總經理貝特霍爾德·阿倫茨所說,將研發中心搬到中國,對于跨國公司來說,是一把雙刃劍。多年來,跨國公司決策層始終存在核心技術外傳的憂慮。

    最初,跨國公司普遍認為,將研發放到中國,有著很高的投資風險??擅鎸χ袊嫶?、復雜、多變的市場,如果跨國公司仍像過去那樣只是投資建廠,拿著國外標準、國內生產的商品,爭取中國消費者,未必就能奪下市場、賺到錢。

    余冰分析,跨國公司利用全球品牌、全球資源進入中國市場,已逐漸認識到中國市場消費需求與其他市場完全不同。他們為了抓住市場機遇,紛紛開始以市場為導向,建立研發團隊讓自身的經營、產品、服務與中國市場緊密結合。這成為跨國公司深耕中國市場的新特征之一。由于近年來跨國公司扎堆遷入研發中心,對同時具備技術、科研水平和對市場的靈敏度的復合型人才需求非常大,使得企業間人才的競爭更為激烈。

    此前,在跨國公司全球產業鏈中,中國僅僅作為一個單點“工廠”,承擔的只是總部派發下來的訂單生產;如今,產業鏈前端的研發、后端的市場銷售和服務等多個環節不斷遷入,跨國公司在中國實現了一條條完整產業鏈的基本布局,顯現出完全不同的新面孔。

    同時,余冰觀察到另一個現象——中國市場復雜多變,跨國公司還需要更加靈敏的決策,需要有更多從集團給到中國的授權,來對中國市場做出快速反應。由此,越來越多的跨國公司中國區職能部門在朝著地區總部的方向轉變,這使得跨國公司的決策、判斷和戰略部署會更加靠近中國市場,幫助其更好地抓住中國市場的機會。

    費斯托大中華區運營副總裁姜作林介紹,以前集團在中國是職能部門的垂直管理方式,為了應對多變的市場、快速決策,2019年升級成大中華業務區之后,整合了本地的生產、研發、銷售、物流等全價值鏈,統一管理,以更高效的服務本地市場。

    6月17日,上海市市長龔正為新認定的30家跨國公司地區總部和10家研發中心頒發證書。根據統計,截至2022年5月底,僅落戶上海的跨國公司地區總部累計達到848家,外資研發中心512家。

    20年前,外資搬遷到中國的生產線,多是本國的落后產能、過氣產品。如今,設在中國的基地、研發的技術、生產的產品,多是全球最先進的,甚至許多還能輻射總部以及全球其他國家,使中國成為其全球創新鏈的一部分。比如,馬夸特在中國投建的新工廠涵蓋新能源汽車解決方案、高度集成的智能系統、駕駛授權系統,目標客戶包括保時捷、奔馳、奧迪等豪華汽車品牌;西屋交通部分制造基地就是全球性制造中心;德國費斯托在華開展的是工業自動化、工業互聯網技術的市場應用;阿斯利康在青島投建的將是全球領先的生產供應基地、最先進的技術平臺……

    西屋交通集團中國總裁崔垚認為,因為對市場的重視,越來越多的跨國公司將制造中心就近設在中國。這些生產線多是生產高附加值產品。同時研發中心引來了大量技術專家。為了快速決策,又將中國機構提升為區域總部……這些變化表明,對于跨國公司來說,中國的重要性越來越強了。

    曾幾何時,中國只是扮演著跨國公司“海外工廠”的角色。那時,跨國公司對中國的評價指標主要是中國原料、人工、水電暖等成本的高低。如今,當越來越多的跨國公司將中國作為最重要的市場時,除了市場規模外,營商環境、法制環境、市場公平競爭環境、政府開放度、政策透明度等都成為跨國公司十分看重的指標。

    在這些方面,在青島的多名跨國公司參會者向記者表達了他們的期望。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深度調查部資深記者
    關注石化、鋼鐵、機械制造以及山東地區區域新聞報道,擅長公司新聞分析、人物特寫、深度報道。
    欲色影视天天一区二区色香欲
  • <nav id="mwumm"></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