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mwumm"></nav>
  • 消逝的山村

    黎云昆2022-09-06 12:21

    消逝的山村

    黎云昆/文

    獅子峪村是太行山腹地的一個普通山村。

    這個村子說普通,實際上也不普通,清朝時這個村子里出了四位秀才,這在全縣來講,也是名列前茅的。

    因為距離公路較遠,交通不便,現在村民大都被遷至公路附近的新村。

    獅子峪村現在能給人們展現的,只剩下了殘壁斷垣、荒蕪破敗的凄涼景象。

    這個村子的歷史積淀還是很深厚的。

    獅子峪村的殘破建筑大多有百年以上的歷史,實在不失為我國北方山區農村建筑的杰作。

    村子里的房屋富余之家多以青磚造就(圖1、2)。

    圖1

    圖2

    普通村民則以石頭(圖3)或土坯建造房屋(圖4),但屋柱(圖5)和門樓則以青磚建造。

    圖3

    圖4

    圖5

    村子里的房屋,無論屋墻是用青磚、石頭還是土坯造就,屋面材料一律用青瓦。

    村子里的房屋雖然大都房倒屋塌,但用大塊鵝卵石鋪就的村道卻依舊基本完好,可見當年修筑這幾條村道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不但村路以石頭鋪就,而且院子里也多鋪上石頭,這樣一下雨就不致滿腳都是爛泥。

    這里的門樓建筑非常獨特。

    門樓是主人的“門面”,直接反映主人的地位、經濟水平和個人嗜好。

    一家上中農家的門樓(圖6),兩側馬頭墻為青磚壘就(圖7、8),上部有精美的磚雕圖案。其中最精彩的部分圓形磚雕,被挖走了,只能用水泥糊上。

    圖6

    圖7

    圖8

    被挖走的雕磚,現在已經作為古物陳列在古玩店里(圖9)。

    圖9

    兩側墻壁上的青磚有明顯的被磨損的痕跡(圖10),可以想見,這是這家人經常背著柴禾或重物進出大門的結果。

    圖10

    門為很厚的木材制造(11),門上上鎖,住戶早已遷走,無人居住。

    圖11

    這家門樓的獨特之處是,門楣上有戶對三個(圖12)。一般住家門楣上會設兩個戶對,大戶人家則設4個戶對。但這家設里三個,不知是何寓意。

    圖12

    后到當地的另一個村子,見一戶現今仍有人居住的院子,見其大門門楣上也有三個戶對。上面各貼一“福、祿、壽”字(圖13)。

    圖13

    這家大門雖有戶對,但無門當。

    門樓內的地面是用平的鵝卵石立起鋪就的,而且形成了美麗的圖案(14)。這說明盡管這家上中農也要終年勞作,但他們并不缺乏對生活中的美的向往。

    圖14

    一家普通農民的房屋門樓是西式的(圖15),這說明即使是在一個很難與外界接觸的偏僻山村,東漸的西風還是能夠吹得進來的。這也明顯表現了這家主人的特立獨行。

    圖15

    走進這家不大的院子,可以看出這家的青磚建筑和木質的門窗都是非常講究的(圖16、17)。據介紹,這家是村里最為干凈整潔的家庭。

    圖16

    圖17

    現在村里仍舊有四五戶村民在居住,但在村里轉了半天,沒有見到幾個村民。

    我們最后還是找到了一家有人居住的院子。

    這是一個在軍隊里當過營長的轉業軍人的祖居。他不忍心看著祖輩居住過的房子就這么一天一天地倒下去。他在盡力挽回這種頹勢。

    這家的院門大門上的戶對是兩個(圖18),院子里鋪滿了大塊的鵝卵石(圖19)。

    圖18

    圖19

    這個村子里有地主,也是村子里唯一的一戶地主。

    地主的院子是兩進的四合院。

    土改的時候,這家地主被批斗,最終被攆到牛棚里居住,地主院就被批斗地主最狠的五戶農民占有了。

    但這五戶農民住進以后,一直沒有對地主院進行過修繕,所以曾經是這村子里最漂亮的建筑,現在已經完全倒塌或殘破不堪。

    當年地主院建筑之精美,從大門后面殘存的影壁還可以看得出來(圖20),盡管大門已經早就沒有了。

    圖20

    村里的老人說,我們這里沒有惡霸地主,這家地主也是靠誠實勞動,一點一點滴地將財富積累起來的。

    分了地主院的這五戶農民后來的結局都不好。其中三人居然都死于車禍。那個年代,這個山區縣,總共也沒有幾輛車。

    他們還說,做人要善良,別干缺德的事,干了,會遭報應的。

    地主院前,過去是一個戲臺,后因年久失修,漸至倒塌,村主任為防止傷及無辜,便將戲臺拆了??蛇@一拆,這位村主任便一病不起,他在彌留之際囑咐人在戲臺舊址上修了一個小廟(圖21)。

    圖21

    倒是修廟的人后來得了好運,孩子考上了大學,也算光宗耀祖了。這也是村里老人說的。

    村里老人還說,過去村民在這里看戲,男女是不可以混坐的,以戲臺中心劃一道線,一定是男左女右。

    由此可以得知,這個山村的村民是講規矩的,誰也不能破壞這些規矩,破壞了,是要受到懲罰的。

    戲臺的對面以前是一座廟。后來拆了。

    現在,村民又將這廟重修了(圖22)。

    圖22

    修廟的錢是村民湊的,有錢的出幾千,沒錢出幾百,沒有不出的,盡管他們中的大部分已經搬走,再也不會回來住了。

    就是這么一個小小的山村,人們世世代代曾經在這里生活過,他們在這里愛過、恨過、哭過、笑過、輝煌過、破落過、被人欺負過、也欺負過別人過。

    如今,這一切都過去了,再也不會回來了。

    剩下的殘破建筑,留給人們的是失去的記憶。

    不過,現一些城里人開始以一萬至三萬元的價格將農民的院子買過來,并重新蓋起漂亮的新居。

    版權與免責:以上作品(包括文、圖、音視頻)版權歸發布者【黎云昆】所有。本App為發布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服務,不代表經觀的觀點和構成投資等建議
    欲色影视天天一区二区色香欲
  • <nav id="mwumm"></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