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mwumm"></nav>
  • 啟航,去看更遠的世界

    資訊2022-09-09 16:40

    “閱讀,世界就在你的眼前;不閱讀,眼前就是你的全世界。”和孩子們相處時,湖南省祁東縣啟航學校校長陳亮偉總是把這句話掛在嘴邊。

    2022年9月5日是我國第七個“中華慈善日”。當天,拼多多“為你讀書”公益捐贈行動走進啟航學校,給該校學生送去由8000多冊精美圖書和210套體育用品組成的“開學大禮包”,并邀請著名兒童文學作家謝樂軍和孩子們分享閱讀的力量。

    送別

    “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很難想象,10來歲的孩子,怎會被這樣的歌詞勾起傷感?

    祁東縣曾是省級貧困縣。啟航學校在距縣城1小時車程的大源村,這里有1600多名留守兒童,占學生總數近9成。

    校長陳亮偉,自稱“中國第一代留守兒童”,從小跟著爺爺在農村長大。一些孩子沉默自閉,是習慣了無人交流,還有些孩子調皮叛逆,不過是渴望被看見,陳亮偉深知:“對留守兒童來說,眼界和自信更重要”。

    在這樣的感同身受中,湖南省第一個留守兒童合唱團在啟航學校成立。選拔團員的標準與音色、外貌、天賦無關。只選孤僻、叛逆或家庭特別困難的孩子。這些孩子從大山一路唱到省城,唱到國家大劇院,唱到牛年春晚的舞臺。

    新華社曾將這個留守兒童合唱團的故事,稱為中國版“放牛班的春天”。

    電影《放牛班的春天》中,音樂老師馬修用合唱改變了一群邊緣兒童的命運,“教育不僅是為了知識,愛才是果實。”

    在啟航學校,影響更多留守兒童的,不只是課堂和藝術,還有閱讀,以及與之相關的心靈照拂。

    ▲ 9月5日,拼多多“為你讀書”公益捐贈行動走進啟航學校。(李禹達丨攝)

    ▲ 9月5日,拼多多“為你讀書”公益捐贈行動走進啟航學校。

    “書,總是能給我溫暖向上的力量。” 五年級(27)班的毛煒豪喜歡歪著腦袋,和同學們分享曹文軒的《青銅葵花》:“葵花太可憐了,青銅特別善良。那樣艱難的條件下,青銅和葵花都能堅強樂觀生活,這個故事很感人。”

    沒人能準確說出,是在哪一天,讀過青銅的孩子,會成為“青銅”。

    “昨天軍訓時,我們班有個同學不舒服,他馬上脫下自己的外套給同學。”在同學陳佳莉看來,毛煒豪何嘗不是身邊的“青銅”。

    “我想超越這平凡的奢望,我想要怒放的生命……”這是啟航學校每天下午2點的起床音樂。

    午后的陽光,鋪滿操場南面的書本石雕。走向教室的,大都是溫暖自信的面龐。

    啟航的“送別”,送走的是“留守兒童”標簽背后的孤獨、失落與自卑。

    播種

    閱讀,在陳亮偉看來,是在孩子們心間播種。

    “一年級開始,老師教會了我們認字、讀書,從《白雪公主》中,我看到了她的善良、美麗,還有她和七個小矮人的友誼;二年級時,守株待兔和班門弄斧這些成語故事,教會了我很多受用的道理;再長大一些,我會找《長襪子皮皮》《列那狐》這樣的故事,還有《綠山墻的安妮》。”在“為你讀書”例行帶來的閱讀分享課上,六年級(23)班的鄧可侃侃而談,那些與閱讀相關的成長故事。

    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良好的閱讀環境。

    一年前,陳清從??诨氐郊亦l祁東,成了啟航學校五年級(27)班的語文老師。

    從事教學工作十余年,然而,到了啟航,陳清還是憂思:外出務工的家長更多只注重孩子吃穿住,不太關注孩子精神層面上的需求,有效引導孩子養成好的閱讀習慣更是奢談,“很多家庭根本沒有課外書”。

    “爸爸媽媽不會給我買書,他們都要我找同學借。”六年級的匡凌甘,家里只有《星辰變》和《絕世無雙》2本奇幻網絡小說。

    年初,領到100多塊的壓歲錢,六年級(23)班的劉運健花20多塊錢買了一本卡夫卡的《變形記》:“我喜歡看書,但家里沒有書。”

    閱讀公平是提升教育公平的重要一環,陳清明白,得有大量優質圖書與他們為伴。

    ▲啟航學校成立了湖南省第一個留守兒童合唱團,這些孩子從大山一路唱到省城,唱到國家大劇院,唱到牛年春晚的舞臺。(李禹達丨攝)

    ▲啟航學校成立了湖南省第一個留守兒童合唱團,這些孩子從大山一路唱到省城,唱到國家大劇院,唱到牛年春晚的舞臺。

    在“為你讀書”項目組與啟航學校溝通之初,啟航學校小學部校長賀娟娟也表達了一個強烈的意愿:比起捐贈書籍的數量,更在意的是書籍的優質內容。

    “我最愛沈石溪的《狼王夢》。”得知捐贈的圖書中,有沈石溪的動物世界系列小說,五年級(27)班的管雅萱眼前一亮。

    《狼王夢》是一個關于生命、愛和夢想的故事,“它讓人堅信只要努力奮斗,勇往直前,永不放棄,夢想最終一定可以實現。”管雅萱和旁人分享完,隨手挑選了一本,端坐在書桌邊,安安靜靜讀了起來。

    “我喜歡看動物、科學、探險那類的書籍。我沒去過動物園,真實的動物世界,是不是和書中一樣有趣呢?”毛煒豪拆開一本《菜園里,泥土中》,指著書中的圖片,樂呵呵地說:“去年,我們學習農耕,就種了蔬菜瓜果,有這種長長的豆角,還有絲瓜……”

    此次捐贈的書單,是學校教研組與“為你讀書”項目組多次討論、反復研究過的,只為選出適合各個年齡階段的優質圖書。這也是“為你讀書”公益捐贈項目的特點之一,每一次捐贈的書籍都是根據學校實際情況,進行點對點定制,并請教教育文化界人士篩選并確認。

    看到孩子們眼里的光,賀娟娟臉上有濃得化不開的喜悅。“有了好書,才會有更多的美好閱讀故事。”

    “萱草雖微花,孤秀能自拔。”

    祁東是我國黃花菜主產區之一。黃花又名萱草、忘憂草,可以在貧瘠的石縫間頑強生長,無懼雨打風吹。

    閱讀如風,潤物無聲。賀娟娟發現,漸漸地,那些平日里調皮搗蛋的孩子,一遇到自己喜愛的書,竟能馬上安靜下來;漸漸地,孩子們的表達能力都有提升……

    從2021年4月自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啟動以來,“為你讀書”的足跡遍布了西藏、新疆、甘肅、青海、貴州、陜西、安徽、云南、湖北、江西等地的山區中小學、特殊學校,截至目前,累計捐贈圖書近30萬冊。

    明天的太陽,仍照著倔強的平凡;種下的太陽,終會如夢想般絢爛。

    約定

    在一年多的時間里,拼多多“為你讀書”公益捐贈行動持續走進中國最偏遠的高原、山區、鄉村,為中小學校的孩子們捐書,并邀請國內知名作家、學者,和孩子們一起讀書。

    這次走進湖南祁東,“為你讀書”公益行動邀請了著名兒童文學作家謝樂軍,與孩子們分享《閱讀的力量》。

    “一本破書讓我愛上閱讀。”謝樂軍的開場白,引起了孩子們的好奇。

    謝樂軍回憶道,二年級的上學路上,他在路邊撿到了一本破書,沒有封面也沒有封底。“我站在路邊看了一個多小時,竟忘了上學。跑到學校時,已經上課了。老師問我為什么遲到,我說在路邊看書。老師以為我說謊,我一時情急,將書中的故事講了出來。”

    謝樂軍手舞足蹈地再現了破書中的故事。講臺底下,孩子們立刻反應過來,是《孫悟空三打白骨精》。

    當年課后,年幼的謝樂軍被老師叫到了辦公室。謝樂軍原以為會得到一番責罵,不料老師遞過來一本有封面的書,只提出一個要求:“好好讀完,然后把書中的故事分享給同學們聽。”

    “我也是農村的孩子,三間土房,五位老師,這是我小時候成長的環境。”謝樂軍說,他從農村走出來,要感謝閱讀。分享結束,孩子們的好奇心讓謝樂軍不得不“拖堂”。

    ▲著名兒童文學作家謝樂軍,與孩子們分享《閱讀的力量》,分享結束后,孩子們排著隊向謝樂軍提問題。(李禹達丨攝)

    ▲著名兒童文學作家謝樂軍,與孩子們分享《閱讀的力量》,分享結束后,孩子們排著隊向謝樂軍提問題。

    “除了學魯迅吃辣椒,還有什么別的閱讀方法嗎?”有孩子講出了自己的困惑:有時看完一本書,就會忘記書里的內容。

    于是,謝樂軍傾囊相授讀書方法。

    “如果你二年級的時候沒有碰到那本破書,你現在還會成為作家嗎?”有孩子提出了假設。

    也許會是另一本書。謝樂軍說,只要堅持閱讀,自我提高,也有機會借此改變前路。

    更多的孩子問:

    “為什么珠穆朗瑪峰是世界最高峰?”

    “人類是從靈長類祖先進化來的,我們和猩猩親戚們,最大的不同,是不是它們毛比較長?”

    “如果以后能夠移居到月球,那月球上的水能喝嗎?”

    謝樂軍并不著急回答,而是讓他們從書中尋找,因為“多多讀書,總有答案”。

    分別之際,謝樂軍與孩子們約定:“再過20年,你們把閱讀故事講給我聽,好嗎?”如同當年鼓勵他閱讀的那位老師。

    欲色影视天天一区二区色香欲
  • <nav id="mwumm"></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