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mwumm"></nav>
  • 馬化騰辟謠的《羊了個羊》,在小游戲圈是個什么存在

    任曉寧2022-09-16 12:09

    經濟觀察網 記者 任曉寧 9月15日,《羊了個羊》的熱度從微博蔓延到朋友圈。當天晚上,騰訊創始人馬化騰也關注到了《羊了個羊》,并在數字經濟學者劉興亮朋友圈的一張截圖下留言說,“核實了是PS偽造的。”

    馬化騰辟謠的圖,是一張微信廣告助手中《羊了個羊》收入截圖,該截圖顯示,《羊了個羊》9月14日收入486萬元,9月收入2564萬元。

    雖然被辟謠,但這款休閑小游戲的熱度是真實存在的。連續三天在多個社交平臺上了20多個熱搜,多次位列微博熱搜榜一,在地鐵里、樓道里、電梯里、朋友圈里、微信群里,都能看到人們對這款游戲的愛恨交加與挑戰不服氣。

    流量爆款

    從熱度看,《羊了個羊》是當之無愧的游戲黑馬,并有可能成為年度爆款。上一款這么流行的小游戲,還是2021年初的《合成大西瓜》。9月13日,《羊了個羊》微信指數上漲6022.98%。9月16日,《羊了個羊》微博話題有25億閱讀。抖音上《羊了個羊》有27億次播放。

    9月15日晚上9點后,這款游戲出現崩盤跡象,經濟觀察網記者多次嘗試進入游戲,但直到晚上11點半,換了幾臺手機,始終無法進入。當天晚上9點前,《羊了個羊》的“今日挑戰”顯示,已有6000多萬人挑戰這款游戲。

    9月16日上午9點時,有3858萬人已經挑戰過這款游戲。挑戰成功的有22萬人。挑戰成功率0.5%。

    一位餐飲店老板告訴記者,他4歲的兒子玩了一晚上,玩了500多次,依舊沒有通關第二關。一位互聯網從業者深夜1點半發朋友圈說,立下了12點前睡覺的flag,睡前試了下《羊了個羊》,已經魔怔了。一位裝修公司經理說,他們公司推出了進店看裝修送《羊了個羊》攻略,定裝修幫過第二關的服務。

    一位在游戲行業從業10余年的人士用“雞犬升天”形容《羊了個羊》同款游戲。他發現,《羊了個羊》傳出抄襲傳聞后,認為被抄襲的《3Tiles》一度沖上了中國區蘋果商店總榜第一名。更有意思的是,另一款名為《羊了個羊-超難的消除小游戲》的游戲,成為9月16日iOS總榜第一名,而這款游戲在9月14日之前,名字還是《連連看經典版》。

    惹起爭議

    爆火的同時,《羊了個羊》也引起諸多爭議。首當其沖是抄襲質疑,被玩家認為涉嫌抄襲《3Tiles》,玩法一模一樣。據中新經緯報道,《羊了個羊》公司相關負責人否認抄襲《3Tiles》。該負責人說,“羊了個羊”游戲使用的是最基礎的游戲玩法,如果“連成三個”的玩法就算抄襲,那這樣的游戲也太多了。

    抄襲爭議之外,過難的游戲玩法也引起一些玩家不滿。這款游戲爆火,核心密碼就是“難”,用網友的話形容,“第一關幼兒園,第二關考研”。游戲介紹中說通關率不到0.1%。

    “它的對抗性、高難度性,都引發了一些玩家的吐槽或炫耀,等于是免費的曝光,所以傳播速度會特別快,變成一個病毒式傳播。”做休閑游戲的天苻科技創始人王子磊告訴記者,通常做游戲的人都會考慮到話題度這個因素,但能否引爆話題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游戲產業觀察人士、有飯研究創始人王薇告訴記者,《羊了個羊》在游戲業內也有一些不同聲音。“一款3消游戲,最終可見的消除對象不是3的倍數,玩啥呢,玩人?”她展示的幾張游戲殘局截圖顯示,當消除到最后僅剩幾個物品時,未被消除的物品分別只有1件、2件,不可能完成消除,也不可能通關。“這種設計之初,就沒有想讓玩家過關的游戲,是不是該被開除出游戲圈?”

    游戲販賣的是馬斯洛需求理論中人的高階需求,如社交、尊重、認知、自我實現等,這一切,都是以“過關”,或者類似“過關”的行為來獲得的?!堆蛄藗€羊》反其道而行之,讓用戶很難過關,反復點擊刷廣告視頻。王薇覺得,這是為了讓游戲本身的利益最大化。

    目前《羊了個羊》沒有內購道具選項,不能直接付費購買道具。玩家無法消除時,有洗牌、移除、打亂3個道具選項,每個道具均需要玩家看30秒廣告才能使用,看廣告次數越多,開發商收入越高。微博大V畢導計算,按照正常一局使用3個道具測算,一局需要看1分半的廣告,這意味著,玩50局要看75分鐘廣告,玩100局,要看2個半小時廣告,玩500局,要看12個半小時廣告。“當你玩了300局時,相當于一整個工作日都在看廣告呢。”

    收入疑云

    9月15日,《羊了個羊》日活與收入截圖在社交平臺上流傳,有截圖顯示,《羊了個羊》9月14日收入486萬元,對此馬化騰進行了辟謠。

    《羊了個羊》微信小程序9月15日晚上9點左右顯示,有6000多萬人挑戰游戲。若按這個數據,一款小游戲能有多少收入呢?王子磊告訴記者,一般而言,小游戲ARPU值(每用戶平均收入)為5分到1毛,若是有6000萬日活,則收入能到300萬至600萬元。不過,6000多萬人不能認定為《羊了個羊》日活數據,因為不能確定是不是真實數據。

    對微信生態比較了解的百準創始人兼CEO龔海瀚告訴記者,如果只按廣告收入計算,一般看一次廣告能收入1毛錢到3毛錢,但單個用戶看多了,廣告價值會下降,“廣告變現eCPM是實時變動的。”

    由于目前《羊了個羊》游戲開發商沒有公布真實日活與廣告點擊次數,不能算出《羊了個羊》準確收入。不過GameLook創始人洪濤告訴記者,有同類游戲在海外月收入已經超過7000萬元。

    這是一款土耳其游戲公司Good Job Games開發的《Zen Match》,該游戲于2022年1月達到了收入峰值、當月僅內購收入就超過了7000萬元人民幣,截止目前《Zen Match》的全球累計下載量超過了4000萬次,最近30天的內購收入達到了5000萬元,可以說是全球堆疊消除游戲最大的爆款?!禯en Match》的玩法和界面,與《羊了個羊》也很相似。

    在游戲品類內,休閑游戲的吸金能力已經得到驗證。據《2022微信小游戲增長白皮書》顯示,微信小游戲中月流水千萬級游戲款數同比增長50%,微信小游戲用戶規模達到了億級,高付費用戶規模也在持續增長。

    速途網游戲事業部總經理王佩告訴記者,消除類、三消類等休閑游戲的特點就是用戶群體大,對于人群沒有特別的要求,全齡段都可以直接玩,所以經常會出現某個休閑游戲爆火的情況,但是這類游戲一般收入都較低,爆火的時間也不長。

    上一個爆火的《合成大西瓜》,是2021年的游戲頂流,不過火了沒多久后,蘋果商店、微信小程序里長長列表都是大西瓜,成百上千個同類游戲冒出來,《合成大西瓜》熱度逐漸下降。這一次,《羊了個羊》能改變休閑小游戲雖能爆火,卻并不長久的命運嗎?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TMT新聞部資深記者
    關注并報道TMT(科技、傳媒、通信)領域重大事件,擅長行業分析、深度報道。
    聯系郵箱:renxiaoning@eeo.com.cn
    微信號:tangtangxiaomo
    欲色影视天天一区二区色香欲
  • <nav id="mwumm"></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