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mwumm"></nav>
  • 離岸人民幣匯率破“7” ,應關注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變化

    21世紀經濟報道2022-09-16 12:16

    繼在6.97上下徘徊一周后,北京時間9月15日晚間19點左右,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盤中跌破“7”關口,最低貶至7.0183。同期,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也逼近“7”關口,最低貶至6.9962。

    此前,9月7日上午,離岸人民幣跌穿6.99關口,最低報6.9946。

    一直以來,有觀點稱,“7.0”是一個較為重要的關口。市場人士也擔心,若突破此點位,是否會引發貶值預期聚集,從而致使人民幣脫離美元指數走勢而快速貶值。

    然而,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詢問的數位分析師均表示,“7”只是一個心理關口,實際上沒有太大的本質意義。

    “7”關口并未無太多實際意義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指出,在不同的市場和宏觀經濟背景下,7.0點位的含義不同。具體背景包括:在人民幣匯價“破7”過程中,美元指數處于何種水平;三大人民幣匯率指數處在什么位置,以及國內外經濟基本面對比處于何種狀態。

    王青稱,與前一輪破7相比,當前美元指數偏高,三大人民幣匯率指數也較此前高出約10%。“同樣是破7,但如今人民幣走勢明顯更強。”

    2019年8月至2020年7月,人民幣兌美元匯價在7.0上下持續波動。

    招商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謝亞軒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所謂“7”這一心理關口實際上指的僅僅是人民幣兌美元的雙邊匯率,不能或不要只簡單關注人民幣兌美元的雙邊匯率。

    謝亞軒稱,對于中國經濟本身來說,本質看,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是6.99還是7.01沒太大區別,與人民幣兌美元的雙邊匯率相比,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的走勢要更為重要。由此,在關注人民幣兌美元雙邊匯率的同時,更要關注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的走勢。

    中信期貨研究所固定收益組負責人張菁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本輪人民幣貶值開始于北京時間8月12日夜盤,美元指數強勢上漲是主因,中國央行降息和中國經濟數據不及預期是次因。“美元兌人民幣和美元指數走勢基本一致,CFETS人民幣匯率相對穩定。”張菁稱,暗示這是人民幣的一次“跟隨式”貶值。

    張菁認為,相較2019年8月5日人民幣“破7”,本輪人民幣“破7”的主要區別在于,一是更激進的美聯儲和更強勢的美元;二是更理性的市場預期;三是更大的資本項流出壓力。

    張菁強調稱,自今年8月12日人民幣貶值以來,期權價格反而是在下降,代表市場情緒相對理性,認為人民幣階段性貶值到位后將具有更多的升值空間。與此同時,其他代表市場情緒的觀測指標如1Y NDF點差、離岸-在岸人民幣價差也均釋放同樣的理性信號。

    一名銀河期貨宏觀研究員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升破7后,7.2是下一個重要觀察點。因央行在2019年9月和2020年5月兩次在7.2元附近兩次果斷地啟用逆周期因子等措施,逆轉了人民幣兌美元的下跌。

    他說,央行多年前表示,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早已升破過7有利于人民幣匯率發揮調節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的自動調節作用。

    上述宏觀研究員稱,近年來,央行對合理均衡水平和波動區間也進行過調整。如在2018年以前,央行的目標管理區以6.6元為中心,在6.3元和6.9之間。他判斷,人民幣圍繞著6.7,在6.3元和7.2元區間波動,是有管理浮動的表現形態之一。

    逐步淡化對雙邊匯率的關注

    今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累計下跌了8.47%。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和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則累計下跌超過9.3%和9.6%。

    8月15日,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開始大幅走低,并在9月5日盤中跌破6.94關口,當天傍晚,央行宣布,自2022年9月15日起,下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2個百分點,即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現行8%下調至6%。

    謝亞軒提醒,不論是從對外經濟交往多元化的角度出發,還是從經濟意義上關注人民幣匯率,都應逐步淡化對人民幣兌美元雙邊匯率關注,轉而關注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的變化和強弱。

    王青強調,就當前全球匯市狀況而言,破7并非衡量人民幣匯率強弱的有效標準,真正重要的是三大人民幣匯率指數能否保持基本穩定。

    中國貨幣網數據顯示,9月15日,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為102.1;BIS貨幣籃子人民幣匯率指數為107.46;SDR貨幣籃子人民幣匯率指數為99.88,水平均平穩。

    瑞銀亞洲經濟研究主管董事總經理、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對記者稱,人民幣貶值主要是受強勁美元影響,人民幣本身走勢并不弱,其對歐元、日元等其他貨幣也均在升值。

    “穩匯率的核心在于穩資本流動,央行還有豐富的匯率政策工具可供使用。”張菁補充說,如上調外匯風險準備金率、繼續下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調節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調節境內企業境外放款宏觀審慎調節系數等。

    除此之外,王青稱,下一步若出現人民幣匯率脫離美元指數走勢的異常波動,央行還可適時宣布重啟逆周期因子,加大離岸市場央票發行規模,以及強化跨境資金流動性管理等措施。監管層還可進一步強化市場溝通,引導市場預期,防范外匯市場順周期行為引發“羊群效應”。

    展望未來,王青認為,受美聯儲在政策收緊節奏上仍將明顯領先于歐、日央行等因素影響,年底前美元還可能保持階段性強勢,人民幣兌美元可能仍存在一定貶值壓力。但隨著國內經濟修復勢頭增強,加上中國國際收支狀況有望保持順差局面,人民幣貶值預期很難有效聚集,預計年內人民幣會保持與美元指數走勢類似的反向波動格局。

    汪濤并不擔心人民幣將大幅貶值。她稱,中國的經常項目順差、貿易順差仍非??捎^,且在資本外流方面也具有良好的把控能力。在當前國內整體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人民幣在可控范圍內的適當貶值,利于出口。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胡天姣 唐婧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欲色影视天天一区二区色香欲
  • <nav id="mwumm"></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