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mwumm"></nav>
  • 發聲與改變:魏雪與TCL公益十年

    資訊2022-09-16 14:23

    青青以為老師不會來了。

    大雪呼嘯而至,雪落化水,水凝成冰。這樣的道路別說騎車,就算是行走,也會踉蹌。這是一周中僅有的兩個下午之一,但趕上惡劣天氣,青青也做好了準備:今天袁輝老師大概無法來給她上課了。

    青青是個“玻璃娃娃”——患有成骨不全癥。“經常骨折,個頭也長不高了,只有一米三幾,是那種病的典型癥狀。”袁輝專門查過這樣的罕見病。

    為了保證只能依靠輪椅通行的青青能夠接受教育,身為小學老師的他,決定每周抽出兩個下午的時間,騎摩托車十多公里去青青家給她上課。

    當時他給自己定了一個目標:風雨無阻。

    大風雪的今天也沒失約,青青如往常一樣見到了這位“獨家老師”,稍有不同的是,今天的袁輝沒有騎摩托,頭發和衣服上蓋著厚厚的雪。

    關注

    “這個十年,我行進在公益的道路上,致力找尋那些尚未被看見的地方,那些尚未被聽見的聲音。”

    如TCL科技集團副總裁、TCL公益基金會理事長魏雪多年來在鄉村一線的“行走”中所見,類似的故事和主人公還有很多。

    11

    圖/魏雪為袁輝頒獎

    那天袁輝走了兩個多小時。

    如今青青已經小學畢業,升入了初中,成績也一騎絕塵,“不僅每次都是第一名,而且還遠遠拉開第二名很多分。”

    從她小學入學到畢業,袁輝堅持“走教”了整整六年。上初中后,所在地區主管部門和學校加以幫助,而她自己也努力“爭氣”。幾乎所有善意的相向而行,才給青青的成長創造了有利條件。

    如今,青青已考入巴東一中。但從某種程度上來看,在鄉村,青青的故事屬于個例。

    在廣闊的鄉村,即便是在袁輝所任教的鄉村教學點附近,類似情況的孩子也沒有如此“幸運”。更多類似境遇的孩子會受家長的傳統觀念影響,被“放在家里”。

    除此之外,鄉村環境中還有更復雜的情況,比如聽力障礙,“有嚴重聽力障礙的,戴著耳蝸也不是聽得特別清楚,你只有聲音非常大的時候他才能聽得到。”

    這對包括袁輝在內的鄉村教師們,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師資、生源和當地經濟的多種要素疊加,導致鄉村教育僅靠自身條件,不足以推進其正向發展。”對于鄉村教育有多年觀察和實踐的魏雪認為,“這就需要外部力量,尤其是社會公益力量的介入。”

    這樣的觀點,在已退休的鄉村校長阮榮芝的敘述中得到印證:一方面生源流失非常厲害,教師沒辦法留住學生,有能力的家長也認為農村教育跟不上,都往城里轉;另一方面隨著生源數量的減少,配置的老師也會減少,也會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教學質量。

    “農村小學面臨很多實際問題,”阮榮芝舉例,她附近的一所學校,一至六年級一共57名學生,配置了6位老師,“幾乎一個人包一個班,把所有課程都包了。”

    巨大的課程量、信息量對鄉村教師產生了極大的壓力,“老師也教不好學生,還把自己累壞。”

    在這樣的情況下,有教師提出進行“復式班”教學,即把多個班、多個學生合并成一個班,由多位老師各分別負責各自的科目。

    “但家長不干,”阮榮芝感嘆,“家長們鬧,說不能合班,合了班老師教得不好,對孩子不公平。”需要注意的是,阮榮芝在受訪時特別提到,留在鄉村的孩子往往是“家里條件不太好”、家長的精力或者財力無法支持孩子前往城市就讀的。

    袁輝也直言,鄉村學校確實存在這樣的不均衡。如何在既有條件下保證教學質量,成為鄉村教師工作中需要克服的重大難題。

    魏雪很早就認識到,鄉村教育存在種種問題,最終會積壓到教師身上。無論是長期執教于鄉村的全職教師,還是前來支教的教師,若想承擔責任、積極面對問題,似乎都必須把自己當成蠟燭去燃燒。“幫扶鄉村教師是解決問題的關鍵之一。”魏雪說。

    探索

    根據《國家教育督導報告2008(摘要)》對中西部九個?。ㄗ灾螀^)學校進行的數據統計,2006年3萬多所村小的班師比平均僅為1:1.3,4萬多個教學點的班師比平均僅為1:1,均遠低于全國小學1:1.9的平均配置水平。這些地區學校的教師嚴重不足,進不去、留不住問題突出。

    2021年12月舉行的“南方周末公益方舟:鄉村教育年度對話”活動上,與會專家均談到了鄉村教師流失率高的情況。有專家直言,“鄉村教師的流失情況并未隨著社會發展得以徹底改善,如何留住老師?至今仍然是至關重要的問題。”

    怎樣留住老師?

    TCL創始人、董事長李東生和夫人魏雪一直致力于通過公益行動推動教育公平,他們在十余年前就關注到了這個問題。

    2014年兩會期間,作為全國人大代表的李東生曾提出一個建議:提高鄉村教師待遇福利,為農村教育留住“根”。

    這是TCL公益理念的一部分:引發更多的社會關注,引導其他力量共同參與。

    魏雪本身也習慣于對社會問題發聲。不久之前,在個人社交賬號上,她對一則報道感到氣惱,“你們憑什么嘲笑小鎮做題家?”

    在這之前,魏雪的“發聲”之舉屢見不鮮。2018年8月,在名為“魏雪”的公眾號里,一篇“關于性侵”的文章表明了她對該問題的態度,閱讀超過兩萬。

    再往前推,早在2004年,魏雪就曾創辦亞洲女性發展論壇,呼吁公眾關注女性價值,這是國內最早關注現代女性權益的論壇之一,前后共舉辦8屆,在推動女性參與社會發展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另外,早在十幾年前,魏雪關注到鄉村地區高中生的求學難問題。當時國內的教育公益基本聚焦在九年義務教育和大學階段,高中生的公益項目處于空白地帶。于是她選擇通過家族慈善教育基金“華萌基金”,十幾年如一日,持續對鄉村地區的高中生進行幫扶。截至2022年9月,華萌已累計資助1233名家庭條件偏差但品學兼優的高中生。

    關注社會話題并勇于發出聲音,已然同商標一般印在她的名字上。

    除號召外,他們已在更深入地做一些事情。魏雪曾提出一項統計數據:大概兩萬五千元可以讓一個孩子上到高中,一萬兩千元可給一個鄉村教師以尊嚴和提升的機會。

    在她看來,對于被資助的孩子或者受到獎勵的鄉村教師來說,這個數字,可以改變他(她)的未來、職業生涯和他(她)的家庭。

    “當我越來越多地了解到公益之舉的意義,當我走過貧瘠山村時,看過那些無助的臉龐,就不再僅僅是同情而已。”魏雪說。

    2012年6月20日, TCL公益基金會在魏雪的推動下正式成立。此后至今的十年里,基金會也在魏雪的推動下進行實踐與探索。

    在魏雪看來,基金會的成立有助于進一步推動公益行動的專業化和可持續性。

    而后發起的“TCL希望工程燭光獎計劃”(以下簡稱“燭光獎”),則為公益探索的深入開展提供了切口。

    自2013年項目開啟以來,在八屆燭光獎的開展下,全國23個省、523個縣被覆蓋,超過2000所學校的3000名優秀鄉村教師得到了資助。

    2015年,阮榮芝獲得了“第二屆TCL希望工程燭光獎(引領獎)”。這次公益之旅給她帶來很多思考:新形式下的鄉村教育,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家長對學校的期望高、鄉村教學硬件設施不達標、鄉村教師教學手段滯后等一系列問題,困擾著鄉村教育前進的步伐。

    帶著這樣的思考,阮榮枝也以公益之心開始行動起來,多方求援改善學生的學習環境。甚至目前處于退休狀態的她,依然關注著學校的動態,為學生解決課桌和文具缺乏等問題。

    而這一切的改變,始于那次燭光獎的舞臺。

    22

    圖/阮校長在頒獎現場

    更多的公益傳遞也在燭光獎的舞臺上發生。

    在一次燭光獎北京培訓班上,某教學點的一位代課老師認識了另一位同樣來自山區的“完小”校長。前者當時每月僅領著800元的微薄薪資,但已在教學點奮戰了21年。上臺領獎時,他的脊背已經佝僂。

    培訓結束后,校長與幾位獲獎者將所獲的3000元獎金贈給了代課老師,并將手里多余的兒童課外讀物也一起送給了這個偏遠的教學點。

    照亮

    在不斷向空白領域探索和思考之后,新的問題和視角也不斷在魏雪面前涌現。

    民政部社會事務司副司長倪春霞曾表示:“與2016年數據相比,2018年義務教育階段農村留守兒童比例從65.3%上升至71.4%。”

    根據南方周末公益研究中心此前的調研結果,在回答“參加家長會的家長中,占大多數的是?”問題時,1230名小學教師中有1050人選擇了“爺爺、外公”這一選項,占比最多。

    在一線走訪中,魏雪有過比較直觀的感受:“一個班里,留守兒童比例甚至超過一半。”

    33

    圖/魏雪走訪鄉村教育一線,與孩子們在一起

    2021年發布的《中國鄉村教育觀察報告》認為,在家庭教育中,家人的關愛、父母的陪伴、和諧有愛的家庭環境對孩子以后的影響是潛移默化、深入骨髓的。

    魏雪也注意到,外出務工家庭父母的角色缺位,導致留守兒童缺少陪伴也缺少家庭教育。在家庭教育日益受重視的今天,身居鄉野的留守兒童,顯然也是教育浪潮中不可缺失的一環。

    在開展支持鄉村教師公益行動的同時,TCL公益基金會決定依托自身技術實力與資源優勢,在鄉村留守兒童家庭教育補充與支持方面,進行拓展。

    談及行動的緣由,魏雪引用了特蕾莎修女的一句話:“我們無法做偉大的事,但我們可以用偉大的愛做些小事。”

    2019年,TCL公益基金會正式啟動“A.I.(愛)回家”項目,與TCL工業研究院合作,借助其專業的技術力量,利用AI人工智能技術,開發設計“Eagle 故事機”,讓故事機模擬父母的聲音為缺乏父母陪伴的兒童講故事,加強父母與孩子的情感聯系,讓兒童在成長過程中能更多地聽到父母的聲音。

    為了支持故事機豐富內容,TCL公益基金會與中國社會出版社合作,為“Eagle故事機”提供近三十本出版圖書、超過一千個兒童成長故事。

    創新

    44

    圖/“Eagle故事機”陪伴著孩子們成長

    2021 年,“A.I.(愛)回家”項目再次升級,TCL公益基金會與TCL工業研究院合作研發“Eagle 聽吧”小程序。"Eagle 聽吧”是一款集 AI(人工智能)科技定制父母聲音、故事音樂播放功能于一體的微信小程序。

    從機器人到小程序,從原聲到AI訓練……TCL公益基金會的公益項目總是保持“迭代”的狀態。

    “我們捐贈過的地方都會做反饋,他們會跟我們的項目管理者聯系,包括我們的員工和志愿者做回訪的時候,也會收集到一些信息。”魏雪說。

    在魏雪和TCL公益基金會的規劃中,項目的第一版迭代主要是對信息量的擴容,后續反饋滿意度在80%左右。而第二版迭代是從使用需求出發,對機器的聲量進行調整,“在教室里聽是沒問題的。”

    居家的留守兒童往往使用的是迭代后的產品,將父母的聲音錄入,陪伴入眠。

    “孩子們會說,聽到媽媽的聲音非??捎H,就像見到爸媽一樣,”阮榮芝復述自己走訪獲得的反饋。另外,在收回的聽后感里,她能直觀感受到孩子們對故事機的興趣。據介紹,在實際教學中,故事機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彌補孩子課后家庭教育的缺失。

    “留守兒童的家庭具有流動性,這樣的情況對家庭與學校之間的溝通而言,提出了一定的挑戰。”魏雪說,但基于孩子對故事機自發的樂趣,“孩子們會自我監督,聽故事,一方面能夠提高孩子的認知、知識范圍,另一方面對于孩子的語言表達能力也有幫助。”

    截至2022年6月,該項目在全國12個省成立了25所鄉村試點學校,受益人數超7000人。未來將繼續推廣,覆蓋更多的鄉村在校學生。

    以問題為導向,魏雪和TCL的公益之路充滿著創新與嘗試,鏈路也趨于穩定而全面:從追求有效,到探索長效,在追求公益專業化的同時,謀求以企業自身優勢加持公益的可持續發展。

    持續

    在TCL公益基金會秘書長劉磊看來,魏雪多年來始終堅持對公益的創新,充分發揮團隊的集體優勢和力量,再結合企業資源,不斷推出社會公益的諸多解決方案。

    在“TCL希望工程燭光獎計劃”的框架下,魏雪和第二屆燭光獎的志愿者團隊一起發動玫瑰行動,和志愿者們奔赴全國各地,對鄉村教師進行實地走訪與調研,至今已走訪鄉村教師222名,行程近100萬公里。

    55

    圖/魏雪參與“玫瑰行動”

    2022年1月14日,TCL創始人、董事長李東生發布了《關于呼吁全體TCL人參與社會公益的倡議書》(以下簡稱《倡議》),號召員工積極參與公益活動,發揚主動承擔社會責任精神,為人民實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貢獻力量。

    不過,即便是沒有這樣的專門策劃,魏雪和TCL公益基金會的腳步也從未長時間離開鄉野。

    “公益不是表演,而是實實在在的助人過程。”魏雪認為,以“悲憫之心+制度夯實”為本,以日常的、持續的堅持付諸行動,到最艱苦的、有迫切需求的地方去,做好公益項目的專業規劃和保障工作,這樣的公益才有厚度和價值。

    66

    圖/魏雪在燭光獎現場致辭

    對于社會責任,魏雪和TCL都在盡己所能。也因此,對他們而言,公益的概念得到了有效的擴展與梳理。與此同時,更加深入和系統的探索還在持續進行。

    當前,堅持科技創新成為國人共識,其重要性被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但如何構建成熟的產學研用合作新生態、助力科技自立自強,仍需探索。

    2022年7月5日,李東生向母校華南理工大學捐贈4000萬,聯合設立“TCL科技創新基金”,用于支持華南理工大學青年科研學者開展科學探索和技術攻關。

    此舉被業內視為“真懂科研邏輯的捐贈”,有行業媒體直言:企業負責解決前期資金和后期技術轉化,其他東西讓專業的人來,科研的歸科研,商業的歸商業。

    “期待這些資金,能夠幫助華南理工大學在學生、教師、科研等多個維度、多個層次立體地提升綜合實力,成為有中國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學。”魏雪在捐贈儀式上致辭時表示。

    未來

    結合對技術的重視,TCL公益基金會未來的行動將更具“科技含量”。

    據介紹,2022年TCL公益基金會結合產業優勢,開發“TCL公益智慧教室”及“TCL光伏陽光校園”等“科技+公益”創新項目。

    2022年9月,首個“TCL光伏陽光校園”在陜西漢中建成,TCL公益基金會為四所學校累計捐贈屋頂光伏發電系統,總價值119萬元,及其25年的發電收益,用于學校建設及學生資助等。

    77

    圖/TCL光伏陽光校園落地陜西鄉村小學

    “這是新的光伏賽道,”據魏雪介紹,太陽能光伏發電收益每月為1400元,這些錢可以用來支持學校未來的可持續發展,“比如學校給老師發獎金,給學生發獎學金,幫助學生買文具等。”與此同時,太陽光伏能幫助學校做好節能減排,對孩子的環保教育也是一個良好示范。

    魏雪還觀察到,農村地區的發展已經在國家力量的傾斜下發生巨大變化,但鄉村教育的硬件和軟件提升還有很大的空間,網絡和教育師資力量的不均衡問題有待解決。

    “未來我們將借助學校的原有資源,通過企業自身的技術和產品不斷提升教育設施條件的改善。比如,‘TCL公益智慧教室’項目可以把城市里面的課程同步帶到鄉村地區,可通過現代技術手段,來縮小和城市教育水平的差距。”

    88

    圖/第一個TCL公益智慧教室在深圳建成

    2021年6月,國務院印發的《全民科學素質行動規劃綱要(2021-2035 年)》中指出,需開展“青少年科學素質提升行動”,激發青少年的好奇心和想象力,增強科學興趣、創新意識和創新能力,推進信息技術與科學教育深度融合,推行場景式、體驗式、沉浸式學習。

    TCL公益基金會將利用TCL的產業優勢,將光伏、光電顯示的前沿科技融入對青少年的科學素質培養中,在各中小學校打造公益“光電實驗室”,進行青少年科學教育普及,提升青少年對光伏、光電顯示領域的認知,通過互動式、體驗式的知識教學、實物展示、動手實驗等方式,激發青少年的好奇心和想象力,增強科學興趣和創新意識。

    匯總來看,一個由公益推動科技創新發展、科技推動教育公益進程的閉環已現雛形。

    目前,魏雪引導著TCL公益基金會的發展,并且依舊保持著對社會問題的關注:投資未來,給年輕的科技人才更多機會;關注鄉村,持續推動教育公平;科技賦能,給留守兒童帶去更多溫暖。

    “新的十年,TCL公益基金會將重點關注科技人文領域。”魏雪說,“一套完整的、循環的 TCL公益生態系統正在逐漸形成,它將幫助更多人通向夢想的星辰大海。”

    張璠/文

     文章來源 《南方周末》

    欲色影视天天一区二区色香欲
  • <nav id="mwumm"></nav>